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二十一章 各怀鬼胎〔6〕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林世昌死了,但下毒的人仍没有找到。恐惧的气氛开始蔓延,酒铺中散发着一种不安的躁动。当死亡的阴影降临,每个人都将露出他的本性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孙仁善摇晃着纸扇道:“我们这些出来跑江湖的,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干净,谁敢说自己的手上没沾过血,倘若这么查下去,那估计除了公主,大家都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孙仁善的话极有道理,由不得在场的武林人反对。死的人已经够多了,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,倘若让冷天鹰这么搞下去,估计酒铺中的武林人要死光了。

    徐君冷笑一声道: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倘若自身行得正坐得直,何必怕捕快盘查?”

    孙仁善合上纸扇,皮笑肉不笑道:“在下听闻,徐公子自出道以来,杀过不少人。敢问徐公子,大秦律法杀人者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”徐君哑口无言,不管他杀的是好人还是坏人,都不是犯法的理由。杀人者按律当斩,即使事出有因,可律法就是铁律,不管是谁,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违反。倘若江湖人就可以快意恩仇、为所欲为,那还要律法做什么?

    “好吧,即使你说的有道理,可现在大家都被困在酒铺当中,倘若找不到下毒的人,本少爷是无所谓,但你们都要死..”

    徐君的话,令每一位在场的武林人面庞上,都笼罩了一层寒霜。林世昌是下毒的高手,尚且不能幸免于难,更不要说他们这些不精通用毒的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生死攸关的时刻,伪君子往往要比君子有办法的多。孙仁善高深莫测的一笑道:“徐公子的话,在下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“哦..”徐君皱了皱眉头,似有不解,他疑惑道:“你有什么不解。难道你已经找到了解毒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孙仁善点了点头,酒铺中的武林人顿时大喜过望。酒神摸了摸鼻子道:“你这伪君子不要信口开河,不然老朽第一个不饶你,你且说说有何方法解毒,倘若你真能解了大家的毒,那算老朽欠了你一条命。只要你日后有难,老朽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孙仁善似是颇为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,伪君子和真小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伪君子要面子,既想当婊..子又要立牌坊,而真小人则没有这层顾虑。所以做事更加肆无忌惮。孙仁善摇了摇手中的纸扇道:“容在下先卖个关子,暂时先不说解毒的方法,因为在下怕一旦说出来,会有人对在下不利。”

    孙仁善边说边瞟了徐君一眼,这让徐君有一种心惊肉跳,极其不详的感觉。他心中骂道:“大爷的,解毒就解毒,你看本少爷做什么。难不成看上本少爷了。娘希匹的,也不撒泼尿照照你那德行,本少爷就算要搞基。也找个粉嫩点的..”

    酒神皱了皱眉头,一拍桌子站起身道:“你尽管说,谁敢对你不利就是和老朽过不去,老朽第一个不饶他。”

    冷天鹰也冲孙仁善点了点头,示意孙仁善可以放心大胆的说,孙仁善合上纸扇。抱了抱拳道:“既然酒神老哥发话了,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。其实方法很简单。这个方法就是他..”

    孙仁善用扇子一指,众人顺着扇子的方向望去。赫然看到徐君端坐在那里。徐君暗叫一声要遭,这孙仁善一肚子坏水,天知道他想出了什么馊主意。

    冷天鹰皱了皱眉头道:“孙仁善,你不要信口胡说,本官可以保证,徐君绝不是那个下毒的人。”

    孙仁善微微一笑道:“在下当然知道他不是那个下毒的人,但在下只是说他可以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哦,此话怎讲?”冷天鹰问道。

    “冷大人,在下斗胆问一句,倘若我们始终查不出那个下毒的人,那我们这些人中,只有谁能活下去?”

    冷天鹰的眼睛瞬间一阵抽搐,冷冷的望着徐君,孙仁善接着道:“在下再斗胆问一句,大家可曾听说过这世上有谁真正能做到百毒不侵?”

    孙仁善的话把酒铺中的武林人给问住了,武林中确实有不少下毒高手,和许多天赋异禀的武林异人。但即使毒门的万毒老祖,亦不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能不惧怕任何毒,普天之下,不惧怕任何毒的人,恐怕只有徐君自己。

    新月公主瞳孔中闪烁着复杂的目光道:“孙仁善,你到底想说什么,直说吧,本公主恕你无罪..”

    孙仁善心里把新月公主一顿鄙夷,心想你早晚让人骑的女子,不好好呆在宫里,跑江湖上做什么,你恕不恕罪算个吊毛啊。但他面上却毕恭毕敬道:“谢公主恕罪,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把话挑开明说了。在下怀疑,徐君服用过长生不老丹..”

    徐君刚喝了一口酒,想要看看这孙仁善能玩出什么花样,听到这话噗的一声把口中的酒喷了出来。他无语的放下酒碗苦笑道:“放你他娘的臭狗屁,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少爷吃过长生不老丹,你这狗东西不去说书还真是浪费人才了..”

    徐君骂骂咧咧,但看在别人眼里却更像是在胡搅蛮缠。人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,徐君为什么能百毒不侵?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,别人当然会妄加猜测。而且,倘若孙仁善说的话是真的,那他们的毒…

    新月公主面色变得有些难看道:“你的意思是,只要徐君交出长生不老丹的配方,或是我们吃了徐君的血肉,毒自然就可以解,而且我们说不定还能延年益寿,长生不老..”

    “公主果然聪慧,一点就透,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..”孙仁善大喜过望,许多话他若明说不太方便。会被人认为是别有用心,公主肯替他把话说出来,省了他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徐君的面色瞬间惨白,汗毛都快竖起来了。敢情搞半天,所谓的解毒方法就是把他吃掉。这尼妹的也太恐怖点了吧。大秦版生化危机啊,他面色不善道:“好你个伪君子,绕了半天又把事情绕到了本少爷身上,你到底是何居心,本少爷看这毒八成就是你下的..”

    即使软弱可欺的人遇上食人族,也会惊恐的奋力反抗。徐君可不想大风大浪都闯过来,结果却被一群疯子做成生人片给活吃了,这尼玛死的也太悲壮了。

    他抽出吸血妖剑就想要把孙仁善杀死,不料冷天鹰和酒神挡在徐君面前,冷天鹰面无表情道:“他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。采不采纳在于我们,你大可不必急于杀他。”

    众怒难犯,为了这点口角就杀人,好像也不太好。徐君恨恨的咬了咬牙齿道:“好,本少爷给你们两个面子,暂且留他一条狗命。伪君子,记住了,你的这条命是本少爷的。本少爷就算死,也一定拉你垫背..”

    孙仁善躲在公主身后道: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牺牲你一个人。却能救这么多人,你该感到光荣..”

    “我光荣你大爷..”徐君恼羞成怒,这孙仁善死到临头,还死鸭子嘴硬,这是想逼他发飙啊。冷天鹰回过头,恶狠狠地瞪了孙仁善一眼道:“闭嘴。再多说一个字,本官撕烂你的嘴巴..”

    孙仁善一个哆嗦。夸张的捂住了嘴巴。他武功其实极高,丝毫不弱于冷天鹰。但通常伪君子和小人。都非常怕死。冷天鹰是出名的亡命徒,身为朝廷命官,连皇室子弟都敢殴打,孙仁善可没这傲气,哪里敢和其动手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有些尴尬,每个人都怀疑的盯着对方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良久后,新月公主突然出声道:“我们总困在这里,也不是个办法,就算我们不愁吃喝,可茅厕在外面,我们总不能不方便吧..”

    公主的话落,一名侍女道:“公主,奴家都憋了好长时间了,实在有点憋不住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