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各怀鬼胎〔7〕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。本公主真没想到,你会是这种卑鄙小人,竟然妄想挑拨本公主和正道武林人的关系,你这分明是污蔑,血口喷人。你作为年轻一辈中第一高手。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,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?”

    新月公主满脸正气,徐君苦笑连连道:“他娘的,你上辈子得过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吧,怎么说变脸就变脸,这演技当公主可惜了。你该为了艺术事业加入岛国动作片才对..”

    新月公主皱了皱眉头,不知道徐君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反正她是一句都没听懂。不过,她没有机会去问徐君说的都是什么,因为真正的战斗。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徐君一声怒吼,九条红色的真龙,猛然从他体内钻出,张牙舞爪的护住了他的身体。他冷冷盯着新月公主,挑衅道:“本少爷早听说,大秦皇室的化龙诀天下无双,今天本少爷倒是想见识一下,究竟是你的化龙诀厉害。还是本少爷的万灵血体更胜一筹.”

    徐君的身体,诡异的飘向空中,猛然一剑刺向了公主的心口。出手毫不留情。公主不闪不避,身上的五条金龙,猛然发出了凄厉的咆哮,张牙舞爪的离开了公主的身体,疯狂向徐君扑来。

    “我草,还有这一招..”徐君人在空中。尚未冲到公主近前,五条金龙已经狰狞的迎面扑来。他忙收回吸血妖剑,在空中画出了无数方圆。五条金龙瞬间被绞的粉碎。化为一片金粉,诡异的飘散在空中,徐君哈哈大笑道:“化龙诀不过如此,雕虫小技罢了..”

    徐君的话尚未说完,笑容即凝固在脸上。那飘散在空中的金粉,猛然再次凝聚,幻化成十条体型略小一些,但灵力更加深厚,速度更快的金龙,再次朝他扑了过来。他瞳孔一阵抽搐,无奈下再次使出了沧海落日诀的第一式气剑,在空中画出无数密密麻麻,由剑气组成的方圆,方中套着圆,圆中套着方,层层叠叠,密不透风,饶是一只苍蝇飞进都要被绞杀成碎肉。

    十条金龙悲鸣一声,再次被绞的粉碎。徐君长出了一口气,这化龙诀还真有些门道,怪不得祖龙皇帝能灭掉上古六道中的其余五道,一统天下。不过,他还是高兴的有些早了,那弥漫在空中的金粉,突然再次凝聚在一起,幻化成了二十条体型更加小的金龙,速度也变得更快更加难缠。

    徐君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,他眯缝着眼睛道:“大爷的,这到底是武功还是妖法,竟然如此诡异..”

    新月公主冷笑不语,暗中把从喉咙涌上的一口污血,硬生生又吞了回去。化龙诀确实博大精深,但她只不过才练成了第四层,徐君每将她的金龙绞杀一次,她即会受一定的内伤,只是她装作没事的样子,故意迷惑徐君。

    漫天剑光,徐君再一次撕碎了金龙的身体,但这些金龙马上又重新凝聚,变成了四十条,不单更加难缠,凝聚的速度也快如闪电。徐君暗叫一声不好,倘若这么无休止的对抗下去,迟早这些金龙会变成和银针一样大小的蚊子,铺天盖地的把他围住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望向不远处的新月公主,狞笑连连道:“本少爷不陪你玩了,纳命来吧..”

    徐君再次使出了气剑,把八十条金龙绞杀的粉碎,不顾一切的冲向了新月公主。徐君已经看出,新月公主不过是故弄玄虚,硬撑罢了。或许化龙诀确实诡异莫测,但以新月公主目前的境界,还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徐君,手下留情..”冷天鹰突然从一旁钻出,一爪抓向了徐君的双眼,徐君头一偏,反手一剑削向了冷天鹰的胳膊。冷天鹰忙收回了自己的招式,两人一触即分,谁都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刚才并没有出全力..”新月公主再也忍不住,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,她的化龙诀远未练到家。传说大秦祖龙皇帝,修炼化龙诀至十二层,每次对敌,身体四周都会凝聚出数十万条手臂般大小的金色真龙,遮天蔽日,声势惊人。可一人对抗千军万马,所向披靡,即使上古修真者和剑仙联手,都不是其对手。

    可惜祖龙皇帝为了能长生不老,与天地同寿,把自己关在地下,强行修炼化龙诀第十三层大圆满境界,从此生死不知,音讯全无。后世的皇室子孙,曾想进入地下寻找祖龙皇帝,奈何祖龙皇帝天纵奇才,在地底设下了九天十地十九道焚魔大阵,凡是闯入阵中的人,都莫名其妙的消失,生死不明。从此,再无人敢于到地下寻找祖龙皇帝。

    冷天鹰叹了一口气,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。他虽天不怕地不怕,但他先前和徐君交过手,知道以自己目前的武功境界,想要赢徐君,并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强作镇定,好让公主放心。双手却微微的颤抖个不停,显然心中极为紧张。这将是他踏入江湖以来,最危险的一战。徐君刚击败了蛮荒的海清,已经成为普天之下,年轻一辈中第一高手,即使剑痴宇文浩出手,亦未必有把握一定能杀死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定要出手呢?像你这种人,也会这么迂腐,效忠一个已经腐朽的王朝,可见只有血与火,才能让中原的百姓觉醒,从羊变成狼。尽管来吧,反正你们早晚都要死,谁先死都一样..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我们这样自相残杀,只会中了敌人的圈套,为什么还要大开杀戒?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方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这是明知故问?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本少爷不屑和你们这些虚伪的人为伍。酒神和伪君子,你们两个不用躲在一旁,想找机会偷袭,一起上吧,本少爷已经没有耐性陪你们玩了,只要杀光你们,下毒的人自会出来。”(未完待续)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