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9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劲拉了他一把才把他的魂叫了回来。只是人虽然在这边,但是心却随着宝钗的离去而飞走了,之后的闲聊过程中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。

    落春在一旁听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,走了出去。到了屋外,她抬头看了一下太阳,见时值近午,因为霍家父子,想来是要留饭的。一共九口人的饭菜,要宝钗一个人忙,未免有些吃力,所以落春到厨房准备帮忙。进了厨房后,发现宝钗已经将菜买了回来,这次不同于柳湘莲他们在薛家吃的那么简陋,很是丰盛,鸡鸭鱼肉非常齐全,看着这明显的差别待遇,落春不由得吐了一口气,笑了一下,然后将袖子挽了起来,帮忙收拾起东西来。

    虽然落春表情只是轻微的变化了一下,但是还是被宝钗注意到了。她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还请六妹妹见谅,家计艰难,你和琏二哥也不算是外人,因此也就没有打肿脸充胖子,因简就陋。霍先生他们是客,而且只留这么一餐,若是太寒酸了,可就是我们这做主人的招待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宝钗的解释,落春嘴角抽搐,这话是什么意思,她和贾琏不算是外人,她还可以理解,柳湘莲怎么就不算是外人了?而且人家还是帮你们薛家来办事的,连霍家父子都是他请来的,这样的话,不是更应该盛情招待吗?难道就因为是一顿饭和很多顿的区别?……落春虽然心有不满,但是有些话她到底不好说出口,毕竟她和柳湘莲什么关系都没有,不好为他抱不平,因此神色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我明白。”再不开口,只是低头干活。

    凉菜做好,薛姨妈和贾琏请霍家父子入席,连带着柳湘莲,五个人开吃起来。虽然是“食不言”,但是国民还有个习惯,就是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,因此落春在上菜的时候,就听到柳湘莲作介绍,请霍家父子走镖,保流放的薛蟠安全,顺便护送薛姨妈和宝钗两人一起。

    霍青听了之后,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,一个“好……”字刚说出口就被霍镖头打断,他面带难色的说道:“柳二爷,不是老汉我把生意往外推,实在是这门生意不好做。”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关于流放这块的猫腻柳二爷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们走镖的,讲究是和气生财,不管是道上的,还是官面上的,都不想得罪。我们要是接了这趟镖,就等于是从人家嘴里抢食吃。这薛太太和薛姑娘都是女子,护送她们去流放之地,这一路山高水长的,因为队伍中没有男子跟着,就只能由女镖师贴身护送。柳二爷你也知道,这碗饭不同于其他,所以吃这一碗的女镖师少之又少,我们镖局就有数那么那几个女镖师,实在是腾挪不开。”

    柳湘莲听了霍镖头的话,苦笑了一下,他也知道这事不好办。镖局最不愿意接的就是这样的生意了,因为不仅可能会得罪官面上的人,而且不好要价。因为这其中买通官面上的人到底要花多少钱谁也说不准。镖局是预先收钱的,而这边,除了出发之地,还有这一路上沾手的官吏以及流放之地的这些官吏都要打点,谁也猜不出这些人的胃口有多大,结果,一路辛苦不说,倒赔也是有可能的。所以除非在官面上非常吃得开的大镖局,不然轻易不肯接这样的买卖,因为不仅费时费力,而且是否赚钱都拿不准,实在是不值。至于女镖师这块,霍镖头所言不虚,因为世道对女子的限制,所以就算贫苦家女子为了生活而抛头露面,但是天南地北的跑做镖师的女子还是屈指可数。但是越是稀缺,生意越兴隆,因此人手不够是经常的。这种情况下,镖局自然紧着轻松而又赚大钱的镖来接,像护送人远行这种,对镖局来说属于耗时长赚钱少的镖,很少接。

    柳湘莲虽然不做镖师,但是对这个行当里面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二的,因此说道:“我也知道让霍镖头为难了,不过关于薛家公子,官面上的事,这边我们都打点好了,之后的行程我们也预备了一部分银子,只是不知道够不够用。因此你们镖局只要保证薛公子的人身安全就行了,没什么其他的花销。至于薛太太和薛姑娘这里,我想着你们不是往西北送一批药材嘛,因此让薛太太和薛姑娘搭个顺风车,放心,虽如此,但是银钱绝对不会少了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二爷,这不是银钱的事。不是我推脱,这个顺风车并不是那么好搭的。我们这一行都是大男人,薛太太和薛姑娘乃是女子,她们这一路总不能一直躲在车上不下来吧?老汉说句实话,你们可别见怪,薛姑娘生的好模样,若是跟着我们一群大男人上路,绝对是招灾惹祸的根苗。”如果这趟镖只要保证薛蟠的人身安全都可以,霍镖头觉得还可以考虑。但是对柳湘莲所说的让薛家母女撘顺风车的想法则敬谢不敏。开玩笑,一群大男人好几个月不闻“肉”味,薛姨妈半老徐娘,风韵犹存,就够勾人的了,再加上宝钗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,把这两人放到他们的嘴边,这不是诱人犯罪吗?霍镖头可不敢冒着险,他可是知道,自己这帮子手下道德操守可没多高,有些人正职是镖师,但是偶尔客串强盗,“黑吃黑”的事情也不是没有,所以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?

    落春将菜送到席上摆好之后就退了出去,并没有听到后面柳湘莲还有薛姨妈以及贾琏是如何和霍镖头说道的。她只知道等宝钗将一道红烧肉烧好,盛了出来,她端上去的时候,就听到薛姨妈在询问霍青尚未婚配之后,开口和霍镖师说,要将宝钗许配给霍青。听到这个提议,落春脚下一个不稳,差点没把手里的盘子给丢出去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发生了什么,怎么来了这么个神转折?

    说句实话,之前霍青在宝钗露面之后看傻了的时候,当时落春也是看在眼里的,觉得很是好笑,虽然她心中没有什么“癞□□想吃天鹅肉”的想法,可是她也没把这两人联系到一起。薛家如今已经这样,也讲究不起什么身份地位和门第了,所以这两人之间倒不是天差地别,只是就好比天上飞的鸟和水里游的鱼,根本不是一路。可是如今却……

    看着薛姨妈说出要把宝钗许配给霍青这话,霍青狂喜,顿时眼巴巴的看着父亲,霍镖头虽然无视旁边儿子的白眉赤眼,并没有一口答应,而是捻着颌下的短须不语,但是落春能看出他眼中的意动。看着薛姨妈让贾琏去请媒婆,找纸笔,写婚书,似乎要把婚事立即定下来的样子,落春赶紧把手里的盘子放到席上,急急的跑到厨房去给宝钗报信去了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