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3章 到此为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百二十三章:灯前笑说归来夜,我不喜欢你骗我

    “这是皇族密事,除了言官和皇弟,现在还有你,再没有第五个人知道。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有点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我淡淡品他话中的意味,越品越有趣,不自觉笑了,“所以皇上的意思是要让我也成为,不会说话的人吗?就像我爹那样?”

    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,大殿上坐着的那三人皆是一愣,那神情比我说话时还要有趣。这样沉默良久,沉默到整个大殿都笼罩在一种低气压中,终于有人出声,“朕告诉你,是希望都赫能够悬崖勒马,他何来三万精兵,你可知?”

    我也很好奇这三万精兵的来历,可惜的是,就连这件事,我都是刚刚才知道的,舅舅做事情,什么都不告诉我。我想他这样做是有他的道理的,我这样优柔寡断的性子,一味的心软,根本无法跟他一起,有所成器。事实上我也真的没有让他失望,诸葛玖果然就跟尉迟翊纠缠不休了。

    我说,“我不知道,舅舅没有跟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皇上还没说话,淮阳王便先他一步道,“他是不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深意,便有人替我解决这个问题,“他的三万精兵,五千来自沧州,剩余的,都是北疆借他,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我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,好像没听懂话中的深意似的,呐呐的问,“北疆……?”

    北疆……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,的确是北疆。那个爹拼劲全力,也因为它而战功赫赫终不被皇室容忍的地方……舅舅,居然与它勾结?!!“这不可能!”我抬头,扫过在场均没有太大惊讶表情的三个人,最惊讶的是我!是我什么也不知道!“舅舅……不会的……他不会!”

    那人却淡淡的反问我,“那你说,他这三万精兵,是从哪里来的?北疆人擅骑射,若不是他们,这群人如何能在半月之内,从沧州赶过来?”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。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这些事情已经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,更超乎了我的接受范围之内,我不懂,也不想懂。为什么事情,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那人还要步步紧逼,“刚才大殿上,你师父,你师弟,都听见了他是怎么说的。如若不信,大可一问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平淡又微沉,听在我耳里,是最可怕的,点着了引子的炸弹,哄的我耳朵乌喇喇的疼。脑袋也是乌喇喇的疼,身上更是乌喇喇的疼。

    全身都是乌喇喇的。

    如果舅舅真的这样做了,这就真的是勾敌叛国……按照我朝律法,我觉得脑子不仅乌喇喇的疼,还乌喇喇的晕。

    我说,“可是……舅舅是为了给朱家翻案……他做的这一切,都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?是他们……是先皇种下这样的因……才会结出这样的果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,是你们先害了朱家的……是你们先做错事……”我语无伦次的辩解,“如果不是你们,我爹不会死,今天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……你们先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室没有错。”他突兀的打断我的话,我感觉到他已经有点恼怒,但是声音,却还是那么平静,“如果是朕,朕也会那样做。先皇无错,错的,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明明相隔并不远,我却觉得这一刻好难熬,“是……是爹的错,不该帮你们驻守北疆,不该帮你们铲除祸害……”

    我捂住脸,不想看见那群冷血的人。从心底蔓延出来的,是不值。爹只为大晋,遭此横祸,罪魁祸首居然是这样的态度,是这样的大言不惭。是他们太冷血,还是我太天真?

    “若是你实在觉得不公,朕可以给你一个异性郡主的身份。但你要记住,朱家是因为勾结敌国才被赐死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淡淡的口吻,一副“君王无过”的样子。他是这样的坦然,他告诉我他没有错。纵使我生气,我恼怒,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,作为君王,他是没有错的。因为成帝之路,本来就是踏满鲜血,他没有错,那么错的是谁呢?

    我慢吞吞地想着,不管是先皇,舅舅,ga还是现在的皇上,他们做的事,都是没有错的,那么有错的是谁呢?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“我不稀罕,”像是才找回了声音,我扬起头,“什么郡主不郡主的,我就是爹的女儿。你们做得事,担心,小心翼翼了十几年的秘密,我也不会说。”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